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仙俠 > 天邪毒君 > 第1939章 抉擇

天邪毒君 第1939章 抉擇

作者:蕭澈夏傾月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12 05:14:39

-

神界的中心,太初神境的入口邊緣。

隨著空間的一陣劇烈扭曲,七個來自深淵的暗影穿出太初神境,現身於這片俯臨當世的神界空間——亦是雲澈的掌禦之地。

“神……界……”

陌悲塵低念著,他緩緩的環視著四周,感知著周圍的一切。雙瞳之中色彩定格,難辨哀樂喜悲。

“如此低等和脆弱的法則,如此汙濁的氣息,這當真是當年神族與魔族所在之地?”南昭冥目中七分激動,三分蔑然。

“神官大人曾言,依照【這個世界的時間輪】,距離神魔皆滅,應該隻過去了百萬年左右。”陌悲塵閉上眼眸,口中一聲低吟:“短短百萬年,竟衰落至此,可見此世生靈,何其卑殘。”

“如此卑賤的生靈,卻鳩占這神魔之地和他們留下的傳承,儘享著這般冇有淵塵的世界。嗬……咯咯……”南昭光的低念之中,混雜起咬齒欲碎之音:“可笑……可恨!”

而這番話,也讓幾人身上同時陡升起陣陣難抑的狂躁與暴虐氣息。

“淵皇悲慈,最不容惡爭、欺淩與濫殺。”陌悲塵道:“如今的深淵能這般安平,皆拜淵皇之恩賜。”

“此地雖卑,但亦將成為淵皇馭下之地。我知你們心中之忿。但,淵皇尊臨之時,想看到的定是此地的俯首恭迎,而非血洗之後的恐懼瑟縮。”

陌悲塵斜眸:“這亦是神官大人的告誡。我們作為秉承著無儘榮耀的先驅者,必被永銘曆史。因而,無論為了淵皇還是為己,都當剋製己欲,做該做的事。”

陌悲塵之言讓另外六人都是神態一凜。

南昭冥微吐一口氣,道:“通道已成。再有五十年,淵皇便可聚眾神之力尊臨此地。五十年雖短,但這個以神主為尊的世界,以我們之力,短短數載便可完全控馭。在那之前,適當的釋放,倒也並無不可。”

“五十年?哼。”陌悲塵卻是冷哼一聲:“你忘記【時間黑潮】了嗎?”

南昭冥先是皺眉,隨之臉色一變:“難道說……”

陌悲塵抬手,掌心現出一枚黑色的輪盤:“每一批先驅者,神官大人都會賜予一枚時間輪盤,用以校對時間。你們自己看吧。”

輪盤之上黑紋遍佈,隱綻暗光。而這些黑紋之下,封築的是一個絕對獨立的時間領域。

時間領域之中,一點星辰般的明光在快速的遊移著,如被暴風席捲中的螢火。

“十……倍……”南昭冥臉色快速變得沉重:“也就是說……隻剩五年!?”

五指一收,黑色輪盤消失於陌悲塵手中:“另有一事,你們最好記牢。”

陌悲塵轉過身來麵對六人,目光寒凜,重威懾心:“神官大人曾說過一句很玄妙的話:此地,對淵皇,對我們,皆為故土。”

“但‘故土’二字,對淵皇與我等,卻又截然不同。”

“所以,你們縱然心有再多的憤怨,眼中的此地縱然再過卑賤,也最好不要肆…意…造…次!”

言中隱示:或許,淵皇看重此地,猶勝深淵。

六人身上原本難抑的興奮與戾氣被生生壓下,南昭冥與南昭光皆是快速冷醒。

“明白了。”南昭光道:“謝騎士大人提點告誡。如此,接下來該如此做,還請騎士大人吩咐。”

陌悲塵目光轉向西方:“太初神境獨立於神界存在,我方纔殺掉的那條龍,應該是太初神境的主宰,而非神界。”

“外來者所言,神界以西神域為尊,西神域又以繼承龍神血脈,以‘龍神族’自稱的龍族為尊,其首冠以‘龍皇’之名,意為神界無上之皇。”

“皇?”

這個字,讓六人臉色皆變,如聞天大忌諱。

“淵皇之世,誰敢稱皇!”

“單此一字……當賜萬死!”南昭光怒道。

陌悲塵繼續道:“我獨往西域,東方,則交予你們。”

說話之間,他的身影已遙在西方,果決之至,唯有威冷的聲音依舊震顫著六人心魂:“淵皇要的是統禦,而非清洗。俯首者生,忤逆者死!不得濫殺,更不得淩虐無反抗之人!”

“身為先驅者,其榮將澤至後世千代。千萬不要因一時之慾,讓這般無上榮耀沾染汙塵!”

“彆讓我失望。”

“是!”六人麵向西方恭敬俯首,一直到他的氣息完全消失於感知,才直起腰身。

…………

星空浩渺,璀璨如幻,冇有噬命的淵塵,冇有殘魂的黑霧。

這對神界生靈而言隻是處在最基本認知的世界,卻隻曾存在於陌悲塵這一生最美好的夢境之中。

他的身影向西方掠動著,速度在不經意間逐漸慢了下來,他抬起手掌,掌心所碰觸的每一寸空間,所接觸的每一縷氣息,都奢侈的讓他依然不敢完全相信這是現實,而非夢境。

西神域近在咫尺,淩亂的龍息清晰的映入感知之中。他的腳步卻在這時停滯了下來。

他默然看著西方,本是寒凜的眼神逐漸的失色,隨之,他的肩膀開始顫動,直至連帶著整個身軀都開始了劇烈的顫抖。

“真兒,瓏兒……”他攤開雙手,微啟的唇間溢位的卻是沙啞而艱澀的聲音:“看到了嗎,冇有淵塵的世界……一點點淵塵都不存在的世界……為父冇有騙你們……為父做到了……為父真的做到了……你們看到了嗎……”

“如果……如果能早那麼些年……如……果……”

旁無他人,他肆意淚落,泣不成音。

…………

空間的顫動終於開始和緩,隨之似乎完全平靜了下來。

但籠罩而下的陰霾卻依舊沉重的讓人窒息。

這種空間震動,雲澈其實並不陌生。

北神域,他以獻祭四星神源力開啟神燼之時……

南神域,溟神大炮釋放遠古神威之時……

以及,讓整個混沌都震撼欲碎,劫天魔帝歸世之時……

毫無疑問,能引發這種空間震撼,天道戰栗的……那是超越現世界限的力量。

也無情粉碎著所有人最後的那一絲僥倖。

“雲澈哥哥,怎麼辦?”水媚音一手緊抓著雲澈的手腕,另一隻手已將乾坤刺持於指間,赤光閃爍流溢。

“乾坤刺所餘之力,還能進行幾次遠距離空間轉移?”池嫵仸問道。

“要看轉移範圍。”水媚音急聲道:“如果是小範圍跨星域轉移,可以連續進行二十次左右。但如果是一次性包含很多人的大範圍轉移,或許數次就會耗儘神力。”

而如當年那般跨星域轉移一個星球,則是再無法實現。

“……”池嫵仸冇再說話,等待著雲澈的迴應。

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真的選擇退避,以雲澈的性格,絕不可能選擇獨自離開。

而且,以他的性格,以及他如今雲帝的身份,真的有可能做這個選擇嗎?

“魔後,”雲澈終於出聲:“傳音各域,監測他們的動向。如若遭遇,不可做任何反抗。”

“明白了。”池嫵仸頷首,神色之間冇有任何的意外。

“另外,此境之下,有兩個人,已不可信任。”雲澈又道。

池嫵仸啟唇,緩緩說出那兩個名字:“麒天理,蒼釋天。”

“前者自古隨波逐流,自保為天,則強而從;後者……若無這深淵之厄,他會是最忠的忠犬,而今,必將噬主而吠!”

麒天理所引領的麒麟界如今已為西域之首,蒼釋天更是維序者統領,爪牙脈絡延及整個神界。

他們都是被池嫵仸委以重任重權之人,然而,她再怎麼如何,也不可能預料到此時……

“雲澈!?”君惜淚猛的抬頭:“難道你想……”

雲澈平靜看著她滿是淒淚的眼眸:“天降巨厄,帝王卻不戰而逃,這是永遠都不可能洗刷的恥辱。我的後世,我身邊的所有人,也會……”

“不!不行……不行!”君惜淚重重搖頭,緊抓雲澈的手掌指節一片慘白:“雲澈,你聽著,我親眼看著師尊因他們而死。我對他們之恨,遠勝你千萬倍。”

“但他們絕對不是可以正麵麵對的人,這與尊嚴、榮辱無關!你暫時避讓不是逃,而是保留唯一的希望。你……可以做到的,對嗎?”

“……”池嫵仸的魔眸緩緩掃過君惜淚,心中一聲幽歎:果然又是一個。

若非這般危境絕境,以君惜淚那極端孤高執拗的性情,或許永遠都不可能在雲澈麵前表露如此情緒。

麵對情緒第一次潰亂至此的小劍君,雲澈無論神情、眼神都平靜的有些可怕,他直視著君惜淚的眼睛道:“你放心,我可不是在為了所謂帝王尊嚴而去單純的送死,這些人雖然可怕,但我……”

他頭顱微抬,目綻寒光:“就未必冇有一戰之力。”

“若實在事不可為,再以乾坤刺的空間神力遁離便是。”池嫵仸亦很是平靜的介麵道。

“……嗯。”水媚音輕輕點了點頭。她明白,雲澈既已決定,池嫵仸亦是順從,她再說什麼也是無用。

“而且,我方纔反覆思量,或許,事情並不會如我們想象的那麼壞。”

雲澈:“……”

“為什麼會這麼說?”彩脂問道。

“外來者?不,我們隻是回到了該回的地方。”

池嫵仸複述著君惜淚記憶之中,那來自深淵暗影的言語,她眸溢魔光,緩緩而道:“諸神時代,神之層麵的力量太過強大,神戰必然崩天裂地,就連真神隕落時潰散的力量都會引發塗炭一方的巨災。因而,記載之中,神魔兩族在處決犯下不可饒恕之罪的神魔時,經常會選擇將其墜入無之深淵,化歸虛無,從而避免神災。”

“如果,無之深淵很早便發生了異變,早已不再是純粹的滅之世界。那麼,遠古時代那些被墜入無之深淵的真神與真魔,便有可能冇有被深淵所湮滅,而是有那麼一部分的神魔依靠強大的神軀魔軀,在異變的深淵之中存活了下來,並代代傳承。”

“也就是說,這些人很可能並非是根生於深淵,而是那些遠古犯下重罪的神與魔的後裔。”

“而深淵的本質畢竟是滅之世界,再怎麼異變,也不可能完全摒除滅之元素的存在。他們口中所多次提及的‘淵塵’,很可能便是一直存在的滅之力。深淵世界的生存環境也自然惡劣之極,所以,深淵的生靈一直在極力的想要打開深淵與無之深淵的通道,從而到來冇有滅之力的現世。”

“就在今日,他們成功了。”

“雖然,這些都隻是我的猜想,”池嫵仸道:“但那七人的行為言語,都與之深為契合。”

“遠古神魔的……後裔?”池嫵仸的話,讓他們頓時聯想到了那些人所說出的諸多奇怪言語。

“……”雲澈神色微動。池嫵仸所言,與他心中所想全然相同。

遠古時代,罪不可赦的真神常被湮滅於無之深淵。甚至……龍神界的龍神秘典中有著清晰的記載,就連誅天神帝末厄之子末蘇,亦是因犯下大罪,被末厄親手墜下無之深淵。

本該隻有毀滅與虛無的無之深淵卻走出了極端恐怖的強者,讓雲澈無法不聯想到遠古時代那些本該被湮滅的真神。

從久遠年代就開始無聲異變的深淵,終究還是衍生出了恐怖的災厄,並在今日爆發。

而且,這隻是七個人,隻是先驅者……僅僅,隻是開始。

“如果,這裡真的被視為故土,以及讓他們可以離開深淵的新生之地。那麼,他們有很大可能,並不會過分的施於踐踏與毀滅。”

“不過,”她看向雲澈:“這對當世命運而言是不幸之萬幸,但對你而言,並無不同。”

這時,雲澈身軀微轉,他的身前玄光乍閃,鋪開一個小型的傳音玄陣。

裡麵傳出千葉影兒的聲音:

“雲澈,剛纔的空間異動是怎麼回事?不知為何,我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壓抑感。”

“冇什麼,”雲澈淡淡道:“太初神境那邊,出現了幾個不請自來的客人而已。你留守梵帝神界,有任何異動都不要離開,我很快就會過去。”

說完,不等千葉影兒迴應,傳音玄陣已在他收攏的五指間散滅。

雲澈手臂垂落,抬頭望天,目寒如淵。

傾月,回首今生,我登天的每一步,都是踏在你的血與傷之上。你推我於至巔,卻葬己於深淵。

我所居之地,凝你一生的悲慼與血淚。

怎容他人踐創!

砰——

雲澈的黑髮陡然舞起,一團駭人的氣浪從他的身上猛烈爆開,帝雲城域驟然死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